6163银河 > 6163银河 >

力学所等在超声速螺位错研究中取得进展

  作为国家在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机构和全国自然科学与高新技术的综合研究与发展中心,建院以来,中国科学院时刻牢记使命,与科学共进,与祖国同行,以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为己任,人才辈出,硕果累累,为我国科技进步、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做出了不可替代的重要贡献。/ 更多简介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简称“中科大”)于1958年由中国科学院创建于北京,1970年学校迁至安徽省合肥市。中科大坚持“全院办校、所系结合”的办学方针,是一所以前沿科学和高新技术为主、兼有特色管理与人文学科的研究型大学。

  中国科学院大学(简称“国科大”)始建于1978年,其前身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2012年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国科大实行“科教融合”的办学体制,与中国科学院直属研究机构在管理体制、师资队伍、培养体系、科研工作等方面共有、共治、共享、共赢,是一所以研究生教育为主的独具特色的研究型大学。

  上海科技大学(简称“上科大”),由上海市人民政府与中国科学院共同举办、共同建设,2013年经教育部正式批准。上科大秉持“服务国家发展战略,培养创新创业人才”的办学方针,实现科技与教育、科教与产业、科教与创业的融合,是一所小规模、高水平、国际化的研究型、创新型大学。

  日前,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上海交通大学和浙江大学的团队在晶体材料中的基本缺陷——螺位错在变形过程中的超声速现象研究方面获得进展。他们发现面心立方晶体材料中的螺位错不仅能超声速,并能稳定地以声速运动。相关结果以Supersonic Screw Dislocation Gliding at the Shear Wave Speed为题发表在《物理评论快报》(Physical Review Letters122,045501(2019))上。

  金属晶体的强度跟韧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位错的运动性质,特别是螺位错在材料的强度和变形能力中扮演重要角色。然而位错的速度极限和确切的速度–应力关系尚不明确。传统理论认为位错超声速运动所需能量具有奇异性,尽管后续的理论和模拟研究都表明位错可以超声速运动,但这些研究集中于刃位错。该团队利用分子尺度计算和理论分析,发现铜晶体中的螺型全位错和螺型孪晶界不全位错都能稳定地以声速滑移,并都能超声速运动(超过三个各向异性剪切波速,如下图中的三个马赫锥所示)。由于螺位错运动过程存在结构不稳定性,超声速螺位错还是首次被模拟发现。同时,他们的工作表明,位错的运动还与非施密特应力(不贡献分解剪应力RSS)有关,与传统施密特原理相悖。这项研究推翻了传统连续介质力学中对超声速位错的认知,确认了超声速螺位错的存在。该研究结果为晶体材料的动态力学行为,以及孪晶界面的位错运动提供了更深入的理解。

  力学所博士彭神佑为论文第一作者,研究员魏宇杰为通讯作者。论文作者还包括上海交大教授金朝晖、中科院院士杨卫。该项目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Grants NO.11425211和NO.11790291)和中科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XDB22020200)的支持,计算模拟得到中科院超级计算中心支持。

  图:各向异性晶体铜中超声速螺位错所产生的主要剪应力场(左侧)以及其在超声速运动时,突破三个剪切波过程中产生的马赫锥

  日前,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上海交通大学和浙江大学的团队在晶体材料中的基本缺陷——螺位错在变形过程中的超声速现象研究方面获得进展。他们发现面心立方晶体材料中的螺位错不仅能超声速,并能稳定地以声速运动。相关结果以Supersonic Screw Dislocation Gliding at the Shear Wave Speed 为题发表在《物理评论快报》(Physical Review Letters 122,045501(2019))上。

  金属晶体的强度跟韧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位错的运动性质,特别是螺位错在材料的强度和变形能力中扮演重要角色。然而位错的速度极限和确切的速度–应力关系尚不明确。传统理论认为位错超声速运动所需能量具有奇异性,尽管后续的理论和模拟研究都表明位错可以超声速运动,但这些研究集中于刃位错。该团队利用分子尺度计算和理论分析,发现铜晶体中的螺型全位错和螺型孪晶界不全位错都能稳定地以声速滑移,并都能超声速运动(超过三个各向异性剪切波速,如下图中的三个马赫锥所示)。由于螺位错运动过程存在结构不稳定性,超声速螺位错还是首次被模拟发现。同时,他们的工作表明,位错的运动还与非施密特应力(不贡献分解剪应力RSS)有关,与传统施密特原理相悖。这项研究推翻了传统连续介质力学中对超声速位错的认知,确认了超声速螺位错的存在。该研究结果为晶体材料的动态力学行为,以及孪晶界面的位错运动提供了更深入的理解。

  力学所博士彭神佑为论文第一作者,研究员魏宇杰为通讯作者。论文作者还包括上海交大教授金朝晖、中科院院士杨卫。该项目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Grants NO.11425211和NO.11790291)和中科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XDB22020200)的支持,计算模拟得到中科院超级计算中心支持。

  图:各向异性晶体铜中超声速螺位错所产生的主要剪应力场(左侧)以及其在超声速运动时,突破三个剪切波过程中产生的马赫锥